齐达内专访(上):希望成为法国队主帅;首夺欧冠进球生涯最佳

在50岁生日之际,齐达内接受了《队报》的专访,回顾了球员和教练时代的岁月,并对未来作出了展望。以下是专访上半部分内容。相关阅读:【齐达内专访(下):执教巴黎并非不可能;本泽马就像是我的弟弟】

我记得。这个现在在我父母家,他们几乎保存了所有物品,即使是体育场的门票。我的母亲不会弄丢任何东西,从当时到现在过了二三十年,从她的储物柜里还能找到我当时的球衣和球鞋,从波尔多到法国国家队,我甚至看到了很多我都不知道它存在的物品。

不行,即使我的孩子也不行。我的父母把一切物品都放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,我母亲把金球奖也保存在那里。它被放在一个盒子里,没有人能摸它。

我父母对这座金球奖的感情很深,我父母的家也是我的家,放在他们家其实也相当于放在我家。这可能是存放它最完美的地方。

我几乎没留下职业生涯中的任何东西,我付出的一切能证明我的荣誉,我不是一个念旧和看重物质的人。当我想看纪念品的时候,我会去马赛。我的孩子有时会责怪我,他们对我说:“你所做到的一切,你所赢得的一切,你没留下任何东西。”

复刻品之所以叫复刻品,就是因为他们不是原件。我只在乎原件,我唯一拥有的原件就是金球奖。

(这时齐达内拿起第二个头版封面,发刊于1998年世界杯决赛后的第二天,他读起了标题,“永恒”。)

我经常能想起这场决赛和胜利(1998年7月12日法国3-0战胜巴西)。当我回忆到这时,往事一幕幕呈现在眼前,那是很美妙的记忆。我们这代人做到了一些伟大的事情,然后生活还要继续。

当时我们每场比赛有三件球衣。在上半场我和罗纳尔多交换了第一件球衣,当时我打进了2个球。比赛结束后,我把身上穿的球衣扔向了看台,因为我还穿着一件T恤,否则我不会这样做来赤裸裸的来庆祝胜利。关于第三件球衣,我不知道它在哪,也不知道我把它给了谁。

一定在马赛的什么地方,我们讨论过1998年成为法国足球头版的金球奖以及冠军奖杯,金球奖更个人化,我在得到它之前表现得更好。

不是,但投票的前几周我有点过于自信了,在几次采访中有些激动,我不是第一个会说“我配的上这个奖或者那个奖”的人,但1998年我拿到金球奖之后,我自己感觉有些不同,这不是真的我,但我真的很想拿到这个奖(笑)。

我是世界上最棒的球员。拿到它并不容易,我只赢得过一次。投票中可能有不同的选择,但你得到它时你就配得上它,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,这感觉很棒。

从没有遗憾,你没得到它证明它并不属于你。我曾三次拿到世界足球先生(1998、2000、2003),那种感觉还不错。

应该说直到世界杯决赛之前的六个月(是最棒的),而不是后面的半年,世界杯之后我的表现是灾难的,甚至朋友都说“回到尤文的是你的堂兄”。当你赢得世界杯这种大赛冠军后,往往会有些懈怠,我真的放松了,恢复过来很难,需要时间。结束一个月之后,我重新回到训练场。

回来赛季的一月和二月我表现很好,之后右膝受伤了,缺席了100天,赛季就结束了。然而,我们在欧洲杯上又击败意大利队捧杯(2000年7月2日),重回冠军领奖台,我站到了顶峰。接下来的两三个赛季,没有这么高光的表现。

1998年是属于我的一年,但我认为99/00赛季是我最出色的赛季,不仅仅是我,对我们这一代法国队员来说都是如此,国家队表现非常好,2000年的欧洲杯是这代人的代表作,在欧洲我们无人能敌。

从尤文加盟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,(读到杂志的标题和转会费)5亿法郎,这都是一架空客的价格了,我们不得不需要加油。

当时应该是7600万欧元左右(算到现在大约1亿欧元),真是让人兴奋,我没有退路,尤文有权决定他们想要什么,然后皇马付钱。

那时我刚满29岁,我需要离开来重新开始我的职业生涯,在尤文我除了欧冠什么都赢下了,欧冠决赛经历了两次失利(97年1-3多特,98年0-1皇马),我需要新的改变,新的挑战。

它就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得膨胀,当你28-29岁带领尤文和法国国家队赢得一切时,必须从另一个起点重新开始。加盟皇马是我的想法,也是弗洛伦蒂诺的想法,一旦他有了这样的想法,一切都会很快发生。

当然,在摩纳哥。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经过还在脑海里。那次见面很友好,我们说了OK。弗洛伦蒂诺是不会开玩笑的,一旦他说“我们会做到的”,那就一定能做到。当时甚至有一件轶事现在想到仍然好笑。

我们在摩纳哥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我和他并不坐在一起,当时他递给我一张纸巾,写着“你想来吗”,我在纸巾上回答“是的”。我还想过为什么用英语回复他,他会说法语或者西班牙语的,但是我回复了Yes。之后他给了5号球衣。

在尤文待了5年,在皇马待了5年。如果有人想挖挖我人生中关于“5”的故事,会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。比如,我在皇马赢得了5座欧冠,一次是作为球员(2002年),一次是作为安切洛蒂的助手(2014年),三次是作为主帅(2016、2017、2018年)。

即使在我生活中,“5”也经常存在。当我住酒店时,我住5楼的线%的比赛都赢了,这是一些特别的事。在皇马签约时,弗洛伦蒂诺跟我说“在我的球队中,号码从1到11,没有35或者40号,只有5号是空缺的”,我回答说“没问题,我就要这个。”5号代表了很多。

我保留着波尔多、金球奖和1998年世界杯决赛那三张头版封面,但没有这个。谢谢你让我看到这个,我很想念它,就像它所代表的欧冠冠军头衔一样。在格拉斯哥的这场胜利让我在将近30岁时就赢得了一切,也让皇马赢下了胜利。这发生在2002年5月15日,也已经过去了20年了。

最漂亮的?我不知道,也许吧,但一定是最重要的,它让我赢下了欧冠冠军。在此之前我已经在尤文图斯赢得了很多冠军奖杯,而在来到皇马的第一个赛季,我需要进很多球。当我真正做到时,心里头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。

在赢下这场比赛之前,我已经输掉了3场欧战决赛。1场是效力于波尔多时在欧洲联盟杯决赛输给拜仁(两回合0-2、1-3),还有2场是效力于尤文时的2次欧冠决赛。这第4场欧战决赛,我不能再输掉。

它是来自罗伯特-卡洛斯的传中球,那脚球很烂!但当球飞过来时,又很完美。我们已经谈过这个很多次了,每次所有人都会嘲笑他:“看你踢了多么糟糕的传中。”卡洛斯笑着回答:“这是我职业生涯最漂亮的传中,如果没有这脚球,你就不会取得这个特殊的进球。”他说的是对的。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欧冠决赛中获胜,这记天外飞仙只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发生过这一次。之后我曾试着再做一次,尤其是在拍摄广告时,但从来没有做成功过。

事实上,当时我的站位并不太好,但那记传中让我有时间看到球从空中落下来,各个层面来讲这球都是完美的。当比赛很重要时,我总是能变得更好。谦虚地讲,比赛越重要,我就越强大。

不同的感觉,都很美好。作为教练有责任,巨大的压力来自25名球员、来自俱乐部、来自皇马这个名字,作为球员时没有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。连续三次赢下欧冠,对自己和整个俱乐部来说都是巨大的成就感,赢下欧冠从来不是靠运气,这是工作的结果,尤其是能连续3次赢得奖杯。

我们拼命完成了很多工作,我的球员相信我,我也相信他们。我和助手们要做很多工作,而球员时代并不需要这样。作为球员,我早上9点到训练场,下午1点离开,然后可以在家待着。作为教练,我8点就到训练场,经常晚上11点才能回家。身份不同,紧张程度也不同,你不仅仅在为自己工作,永远不会停止。有时我的身体在家,脑子却想着训练场,已经开始考虑第二天的训练了,我要对球员说些什么。

(笑),你的意思是更放松?也许我不是,很正常,压力更小,只做自己的工作,不需要考虑教练或者队友,更多地考虑自己,为自己做准备。作为教练,你是在为别人工作。

这张照片让我高兴,我和我的球员们在一起庆祝,真是非常快乐的时刻,他们为我5个月的紧张工作提供了回报。

不会,我做某些事的目的就是为了胜利,真诚地说我是个胜利者,或者就是为了胜利,否则我就不会接手了。我们并不总能赢下比赛,但我付出了一切。获胜时我并不感到惊讶,因为我付出一切,你工作时就值得获得奖励。当你百分百付出,这场点球大战的胜利就像17年击败尤文、18年战胜利物浦时一样美妙,努力工作才能得到奖励,你配得上它们。

与尤文的比赛,我们下半场表现完美。对阵利物浦前我们只拿到联赛第三,我们走出了阴霾,这是对他们的奖励。成功需要一个球队、俱乐部、所有人的付出。

如果非要选的话那就是对阵尤文,这是最有成就感的。作为球员,我从没和他们一起赢得过欧冠,我们踢了很多出色的比赛,比如在97年半决赛对阵阿贾克斯,但都功亏一篑。

对尤文的比赛,中场1-1我不是很开心。我希望我们能更多坚持打一个边路,然后再通过另一条边给对手制造更多的困难。下半场莫德里奇、卡瓦哈尔与另一边的马塞洛踢得很好,坚持这种节奏,我们进了三个球。我们控制了下半场的前十分钟,高位逼抢,把他们限制死了。我喜欢看到我球队这样踢球,不能总是疲于奔命,这是执教时必须要聪明的地方,知道何时要后撤,不能指望十次奔袭80米都能有效。我喜欢这场比赛,控球,给对手制造压力,转移球非常快。

半场的比分是0-0。然后卡里姆(本泽马)在第51分钟取得了本场比赛第一个进球,他抢断了发球的卡里乌斯。第55分钟马内追平了比分,然后是刚刚上场的贝尔,他在第64分钟、第83分钟打入两球,在这场比赛的对决中,他的表现对这次对话产生了影响。我们观看比赛,然后在两三次转换中进行讨论,具体的事情要在六七分钟内完成。当你回到更衣室的时候,你需要让球员们安静下来,不要去打扰他们,他们需要恢复。我们不能从一开始就去指正或者“攻击”他们。我知道,当我还是球员的时候就发生过这种事。在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里一直在说些没用的。有用的信息没有传达,或者传达的不好。就我而言,我关注的是两三个强有力的信息,尤其是在这种大型且激烈的比赛中。

我的父母对我没有继续学业并不太高兴。我专注于足球。当我去戛纳时,我告诉自己,我是为了父母,我希望他们为我感到骄傲。我把我的一切都扑在足球上,对着墙踢球连续几个小时——哒,哒,哒…

我当时一有机会就会去看专业训练,并试着从中学习。等他们训练完了,我会自己带球接着练。我就是要踢足球。

15岁时,我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:在足球上成功,为了我的父母。戛纳队的主席佩德雷蒂在我打进第一个进球后直接给了我一辆车。你无法想象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!我当时兴奋到疯狂…

路易斯-费尔南德斯(1989年至1993年效力于戛纳)和何塞-布雷(1986年至1992年效力于戛纳),我和他们关系密切,他们告诉了我很多生活上的事情。那时一支球队能稳定踢上比赛的只有12-13人,职业球员的席位很金贵,不像现在,年轻人更容易上来。当时是让-费尔南德斯(1985年至1990年期间担任戛纳队教练)带我上来的,然后是博罗-普里莫拉茨(1990-1992年)。

当我年轻的时候,没有人叫我齐内丁。甚至我也不例外。是Yazid或Yaz,我的中间名。齐内丁是我的名字,是我童年的朋友马利克的祖母给我母亲起的。我妈妈很崇拜这个女人,于是就直接采用了它。当我开始在生涯中取得突破,媒体才把Zinédine这个名字挖掘出来。我在有了点名气之后才去民政局把这个名字登记上。

是当时的波尔多主教练罗兰德-库尔比斯起的。他是Zizou这个名字的父亲(笑)。

是的,因为2月6日我遇到了我的妻子。戛纳下着雪……我的手表丢在雪地里,那一刻我遇到了我的妻子!我们在一起已经超过三十一年了。我欠她很多。我一直都能依靠我的妻子。在困难的时刻,她总是在我身边,总是积极向上,总是和孩子们在一起,总是默默推动每个人前进。我的成绩也要归功于她。我们一起度过了一切。我依然要对她说谢谢。她和我的母亲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。

无论如何,这是我的祖国。我很乐意随时回来。但我去了意大利,然后又去了西班牙,以实现我自己的抱负。我活得很顺其自然。当我不在足球界活跃的时候,我就找到机会回到祖国,做一些事情,体验在板凳席时没体验过的时光。

我不喜欢无所事事。我休息1年的时候,不是为了睡觉,也不是为了闲坐着。我不会那样做,我停不下来。但我可以做我在订婚后都做不到的事情,享受我的自由,比如,只要我可以决定和我的父母吃饭,我就会去。我可以成为我自己时间的主人。

很传统,一块蛋糕和一张便条,没有其他什么。这通常是在大赛的1/4决赛或者半决赛之前,你必须认线岁的齐达内对今天的齐达内会怎么看?

2001年,当我第一次来到马德里时,有人跟了我有100多天。三个多月来,从早上到晚上,从晚上到早上,一直跟着我。然后他们认输了,我对他们来说没太大用处。他们看到了我私下的生活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我的生活就是这样,我一直很安静。我接受所得到的名誉和名声,我并不担心,只是他们累了。(笑)

到了50岁,许多退役球员都在身材上放飞自我,而你恰恰相反。你的秘诀是什么?

我14岁就离开家乡去到了戛纳,到现在我已经在外漂泊了超过35年了。这些经历锤炼了我,让我成长得更快。

我的父母比我更痛苦吧。他们不想让我这么早离开,不想让我这么早就独自待在青训营,他们担心我学坏。我去了一个寄养家庭,这是我父母让我离开的必要条件。我住在Elineau夫妇家,我在他们家呆了一年半。之后Jean Varraud把我招到了戛纳。在他考察我时,我踢的不是中场,当时缺少一名中卫,所以我在后场踢球。

之后我在戛纳试训了一个星期,Varraud先生就像我在戛纳的父亲,他太棒了。他一直在告诉我,如果我能努力认真地踢球,我会成功的,他不肯让我离开。他是个足球怪人,当时他通过近乎骚扰的方式,强迫当时戛纳一线队的教练Jean Fernandez来青年队看我踢球。有些人就像是天使,他们让你的存在变得更有意义。

现在生活还在继续,让我感到奇怪的是,当我处于20到25岁的时候,我感觉50岁的人比他们的实际年龄还要显得更大些,但现在情况已不再如此,生活使不同年龄段之间显得更加平滑、让时代变得更加平坦。在我看来,我还是个大孩子!我想享受一切,现在我和家人在一起。当然,有些事情我不是很满意…生活中也发生了巨大的不幸,我失去了我的一个兄弟(法里德,2019年),但生活还在继续,每时每刻都在进行,这就是我热爱生活的原因,我无疑是一个非典型的人。

我是一种本能,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,计划好说明天我要做这个或者那个,不,我不是这样的。例如,我之前是一名教练。我不想一直这样做,所以我说:“我停止了。”当我想继续从事的时候,我会继续。我真的很喜欢这种生活理念,这是我的生活。我会做我想做的事,在这一点上你没有错。如果你听得太多,周围人对你说的太多,你就会思考,有可能你会把事情搞砸。我做任何事都是用心的,所以会很顺利。即使有时候搞砸了,也没关系。

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执教。然后还有就是,为什么不参与一个由我自己领导的项目呢?大概是哪种项目?

比如,我可以成为俱乐部的主席或体育总监。我已经和家人创办了Z5集团,我们是一家人,但是目前还有一些事情还不是很成熟,我想和我喜欢的、有能力的且值得信任的人一起做一个项目。在生活中,你必须和合适的人一起共事。

我当然想要执教国家队,希望有一天我能成为一支国家队的主教练。但是究竟是什么时候去做,这件事情并不取决于我。我希望能够和法国国家队一起度过一个完整的周期,我曾经是法国国家队的一员,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美好的事情!(他把手放在胸口)我在国家队也经历了绝对的巅峰,作为球员经历了这一切,但是以教练的身份却还没有经历,所以成为法国国家队主教练的事情越来越在我的脑海中根深蒂固。会接替德尚的帅位吗?

我重申一下,这一切并不能取决于我。我对执教法国国家队有着深深的渴望,对于我来说这是最为美妙的事情!

yabo394

yabo394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